泰达、苏宁、河北……中超球队生死倒计时!砸钱之后竟被钱压垮

2021-02-24 12:10   来源:进比分

撰文/赵宇

编辑/王泽豪

泰达将死、苏宁转让陷入僵局、河北华夏幸福前途未知……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里,三家中超俱乐部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

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正常生活,特殊时期本该平稳过度的职业联赛还在迈着大步子向前冲,既要中性化名称,又要扩军,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投资人的热情。积压的问题在这样的时间节点集中爆发,来得有些突然。

习惯砸钱的中超俱乐部终于砸不动了,他们被钱所累,每走一步都很吃力。中国职业联赛经历无数个冬天,却从未像今年这样漫长、寒冷。凛冬已至,有些俱乐部注定要变成那支被冻死的寒号鸟。

视界波第155期:中超冰点,挣扎求生,砸钱之后竟被钱压垮?

没钱、等死

遇到问题的中超俱乐部总共三家:江苏苏宁、河北华夏幸福、天津泰达。

原本还有重庆俱乐部,不过他们前段时间谈好了赞助。据腾讯体育了解,6000万赞助款将在今天正式发放,俱乐部已向对方做出承诺:三年之内不降级、不搬出目前所在城市。

钱来了,欠薪问题自然也就不再是问题,俱乐部会在2月28日前将工资奖金确认表交给中国足协,踏踏实实准备2021赛季中超联赛。

一纸工资奖金确认表,成为了压倒球队的“最后一根稻草”

和重庆相比,另外三家俱乐部恐怕就比较麻烦了。苏宁欠了5个月的钱,河北华夏幸福工资虽然都发了,但拖欠不少球员的肖像权费用。

众所周知,华夏幸福俱乐部最开始几年也疯狂砸钱,他们通过高额年薪引入不少国脚,这些球员的高薪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肖像权来支付的。这些钱没发,其实也等于拖欠了工资。

江苏苏宁和河北华夏幸福都在规定时间内向中国足协递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但这个“确认表”是否符合规定,中国足协始终没有表态。

和这两家俱乐部相比,天津泰达干脆就没交表。一位泰达球员告诉腾讯体育,全队被拖欠了7个月的工资、奖金,“俱乐部始终没说过这钱什么时候发,到现在都没表过态。”

联赛结束后,主教练王宝山本来已经做好了1月15日前往昆明进行冬训的计划,结果就是因为没钱、泰达集团不想继续搞下去的原因,集训计划被迫取消,他们也是16支中超球队中唯一一个没有在春节前进行冬训的。

一家职业俱乐部居然没有冬训计划,这本身已说明很多问题。

上赛季成功保级的喜悦,或是天津泰达的“最后一面”

春节前不集训,春节后依然没有训练计划,球员们一直处于放假状态,他们清楚俱乐部目前现状,也发愁,但没辙,只能等。

泰达集团和天津的足球管理部门也想过转让,始终找不到买家,一直拖到今天。

各种可能性被耗尽后,泰达面对的只有死路一条,俱乐部距离解散只有一张A4纸的厚度,这张A4纸上写的是散伙声明。

转让、挣扎

和泰达一样,苏宁集团也不想在足球方面继续发力了,俱乐部前段时间也在考虑转让,效果很不理想。

目前这些中超俱乐部但凡整体或部分股权转让,基本上都没有转让费,也就是外界所说的“低价转让”、“0转让”。不过谁都清楚,这并不意味着买方就可以一分钱不花。

北京国安俱乐部的股权转让之前被炒的沸沸扬扬

北京国安俱乐部的股权被分成两部分:中赫集团占64%,中信集团占36%。为了让球队名称留住“国安”二字,中信集团前段时间以1元钱的价格出售36%的股权。

看似美好,但购买方要承担这笔股权的连带债务。核算下来,要想购得俱乐部这36%的股份,差不多要背上7、8亿的债务。转让公告打出去了,无人问津。

作为中超冠军队,苏宁俱乐部转让时同样也会涉及债务、欠薪。在如今的市场行情下,花几亿、十多亿收购一家足球俱乐部,显然不太现实。

恩师徐根宝也关心苏宁门将顾超的生计

“最主要的是搞足球不赚钱,光往里面投资。前几年还行,这几年市场不那么好了,没人想来了。”一位足球圈内人士这样对腾讯体育说。

据了解,苏宁俱乐部的转让目前处于僵局状态,暂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虽然外界在传有企业可能会收购俱乐部部分股权,但在短时间内是否能够完成,或者说这样的传言是否靠谱,目前还都无法判断。

苏宁队春节前在南京进行了集训,春节后就再没有发过集训通知,球员们只能自己单独训练。

中超冠军奖杯也缓解不了苏宁的困局

华夏幸福队球员目前也赋闲在家,他们春节前曾在海口集训,春节后就没再集中。

有意思的是,两支球队春节前的集训都没有主教练,训练是在助理教练和体能教练的带领下完成的。此前曾传言华夏幸福要聘请韩国教练,但这个教练却迟迟不见踪影。

“现在确实挺难的,我们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反正也没几天了,再等等吧。”一位华夏幸福队球员这样对腾讯体育说。该球员还特意向腾讯体育询问:“你有什么消息吗?网上说搬去唐山的消息靠谱吗?”

队员们都不知道未来在哪儿

如果华夏幸福今年真的迁往唐山,那么这里就将成为俱乐部成立以来的第四个主场,此前的三个分别是:石家庄、秦皇岛、廊坊。

讨薪、失业

中国足协规定,2月28日是各职业足球俱乐部工资奖金确认表递交的最后期限。

重庆做好了准备,泰达似乎已经放弃,苏宁和河北华夏幸福还需要审核,所有都是未知的。

去年就有多家俱乐部因工资奖金确认表不合格被注销资格,今年恐怕还会上演同样的剧情,尤其是一些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

一旦有俱乐部解散,自然就会牵扯两件事:讨薪、转会。“我现在被欠了7个月的工资、奖金,俱乐部如果真的解散了,到时候这些钱找谁要,能不能给,都不清楚。”一位泰达球员告诉腾讯体育,自己现在还在等消息,他觉得泰达集团是国企,还不至于赖着球员的工资不给,“到最后肯定应该会有个说法吧。”

不过最后能不能要到钱,他心里也没底,毕竟俱乐部解散后球员没地方要钱的案例比比皆是,球员到那时会比较弱势。

近些年,中国球员拉横幅讨薪已经不再新奇

关心能否拿到钱的同时,他们也会关注自己下一步怎么走。苏宁队中有不少国脚级别球员,他们不愁下家,也是转会市场上的抢手货。如果俱乐部真的不能继续坚持了,一线队球员分分钟钟会被抢光。

和苏宁比,天津泰达的球员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部分年轻球员已开始联系下家,队中的一些老将会比较麻烦。到最后很有可能出现的局面就是部分球员去低级别联赛,有些可能无球可踢。

“现在这转会市场行情大家也都看到了,除非那些特别有实力的,剩下的真不好找队。”一位球员对腾讯体育说,一般的球员在如今这市场里没有谈钱的资本,“找一个稳定的俱乐部比什么都重要。最担心的是现在这家俱乐部解散了,到下一家没过一年又不干了。”

除了苏宁、华夏幸福、泰达这三家俱乐部之外,中超其他俱乐部也都或多或少存在经济问题,只是没有明显爆发。在大差不差的情况下球员们也都在工资奖金确认表上签了字,为的就是让球队能够平稳过度,有什么问题以后慢慢解决。

中性、热情

中超有三家俱乐部明显出了问题,中甲、中乙俱乐部的资金问题似乎更严重,这在足球圈不是什么秘密。淄博蹴鞠、内蒙古中优等队球员纷纷在网上讨薪,中国足球曾经很有钱,如今却被一个“钱”字困住,呼吸不畅。

淄博蹴鞠官宣准入中甲,评论区全是讨薪的球员和工作人员

中国足协从今年开始限薪,为的就是减轻俱乐部负担,可现在的问题都出在限薪令之前。

除了限薪令,中国足协还规定各俱乐部从今年开始必须改为中性化名称,不能再有任何商业元素。

企业投资足球会有“热爱”成分,但为自身打广告、获取所在地更多非足球项目利益目的也不容忽视。

如今这样的一刀切政策从某种程度上打击了企业投资热情,用一位圈内人士的话来讲就是:“本来经济状况就不理想,现在还不让打广告了,干脆不玩了。”

客观地讲,职业足球俱乐部中性化名称政策的确符合足球发展规律,可问题是中国足球职业化发展将近30年都是企业化名称,一刀下去砍掉30年的习惯,简单、粗暴。俱乐部按照要求改了名字,但多少还是有些不情愿。

五大球迷组织的联合抵制,没有动摇足协的规定

这位圈内人士表示,疫情给很多投资公司的经济效益带来影响。中超联赛过去一年都是赛会制,俱乐部门票收入、广告收入几乎没有,这直接导致现金流跟不上,“中超联赛分红很少,基本上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中超的分红虽然少,最起码还有。中甲、中乙的俱乐部没有分红,他们怎么办?投入全都来自集团,时间久了撑不下去很正常。”这位圈内人士表示,中国足球砸了这么多年钱,现在终于砸不动了。

在这位圈内人士看来,目前正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方方面面受疫情的影响都很大,中超公司在赞助、转播权收入方面跟原来都不一样了,足协也应该体谅俱乐部的难处,“改革没问题,但需要找对时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维持稳定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弄中性名称、扩军,都会给联赛带来负担。在我看来,职业联赛这两年应该做的是平稳过度,等一切恢复正常之后再调整。”

新赛季中超会走向何方?

不过现在说这些似乎已没太多意义,中国足协箭在弦上,没有任何平稳过度的意思,他们要在今年执行限薪令、中性化名称,明年三级联赛全面扩军。

疫情之下,中国职业联赛迈大步子,向前冲……

相关新闻

性感体坛

体坛精选